電影 <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

台灣上映日:2011.09.09

(這篇看完電影<賽德克 巴萊上集: 大陽旗>分享 , 後面我有貼 這電影的**故事大綱 , **臺灣霧社事件簡介

 

首先,感謝我好友,宇及宇同學們全部搞定電影票及非常棒的座位(電影正中間哪!),那...我人到位就好,非常開心~ 又是一堆朋友們陪我看電影。

這部台灣國片<塞德克巴萊>電影,我在9/15是看晚場的。

看完電影 , 和朋友們...鳥獸散之前~他們互約 9/16晚上要打狼人牌。這狼人牌遊戲,超好玩滴。今年中秋連假3天,2天我和梅子出去,第3天梅子、我、宇、宇同學們就是聊天吃東西..玩狼人牌到天亮,讓我對外國人的紙牌遊戲有好評哪!

 ( 哈哈...廢話太多.. >_< )

 

這部台灣國片<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我看完只有:「好看」兩個字。

針對這部電影場景山林,我個人認為,台灣山嶽的美被拍攝出來,蠻不可思議的! 

 外國人 , 要能看得懂「臺灣歷史霧社事件」,非常不容易。

外國人,要了解台灣有許多種族的原住民文化與漢人文化以及過去被日本人統治的殖民歷史....等等及台灣在國際地位上不被承認被矮化、打壓、欺負…理解這麼多重衝擊之下的台灣,那是不可能的。

(死阿陸仔,還敢在網路上批判台灣國片<賽德克,巴萊>血腥 , 他們大陸就只有死紅衛兵...鬥死自己父母手足..) 

所以,可惜,魏導演,雖然拍攝的很努力很棒,但在國際上,外國人可能不是很了解台灣原住民霧社事件是啥麼歷史?有啥麼感動點???無法同仇敵愾感??? 事實上, 電影<阿凡達>納美亞人對抗地球人, 能讓我們引發同理心, 認同他們保護潘朵拉星球 , 相對的...生活在台灣的原住民們為了保護他們的獵場, 保護他們祖靈, 延續他們勇者精神給子孫血脈 , 他們對抗殖民台灣帝國的統治者日本人.... 

從此點,不難想像歐美電影<阿凡達>為何在國際間大為賣座。因為<阿凡達>情節很容易被多國家 理解接納:『潘朵拉星球原住民對抗地球人侵略』。(非常單純,不需要先懂任何國家的歷史背景就看得懂啦!)

但台灣歷史霧社事件 , 必須要能先了解台灣過去被殖民統治過 , 那種當殖民地的傷害不只是漢族人而是原始住民喪失其原始住民部落文化的開端...

至今還是有很多原始住民的後代都不太敢認同自己是原住民 , 我覺得這點....蠻可惜的!!

其實 , 我有些原住民的同學好友 , 我覺得他們人超耐斯的....他們原住民文化都好屌 !! (至少比我們獨一無二...不是嗎?! ) 

 

我個人,從小就非常討厭唸『歷史與地理』(但,這不代表我不飲水思源,我仍然懂臺灣歷史也非常關心台灣,因為台灣是我的家。)

因為,過去台灣教育是唸「中國歷史、中國地理」(背中國大陸的一堆鐵路幹道,至今,我還是痛恨教育部昏痴,竟要我們背大陸鐵路名稱,聯考要考,媽的!台灣教育部去吃屎! 我們是生活在台灣,又不是活在大陸,讀大陸文革後的爛文化要接軌國際啥屁??? )

 

我讚賞<賽德克‧巴萊>的主人翁『莫那魯道』,他永遠先認同自己文化,看重自己祖先,為了延續賽德克族是勇士而奮戰。 

換句話說,我們台灣要外國人尊重台灣,靠! 『我們台灣人要先看得起台灣啦!台灣要團結ㄌ...』

要像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的原始住民一樣,珍惜自己祖靈、自己根源,團結愛自己的土地。

日本人過去侵略太多國家,那些歷史永遠存在,但...

我認為<賽德克‧巴萊>不是挑起仇日情結,

它只是藉由霧社事件,來關注台灣過去原住民部落生活與勇士精神

 

我對素人飾演『莫那魯道』有極大好評價,演年輕的莫那魯道, 很帥勇猛又傲氣不羈,年老之後的莫那魯道 , 卻能使人臣服他勇敢果決又有勇士的大智慧,他那股無人可及英勇的勇者精神的強大氣勢就已經是真英雄了!!

 

(莫那魯道(Mona Rudao)1882年出生於霧社,是泰雅族馬赫坡社人,為馬赫波首領魯道巴伊(Rudao Bai)的長子,於1930年10月27日領導霧社族人起義抗日,爆發震驚島內外的「霧社事件」,1930年12月1日,莫那魯道持槍自盡。) 
 

所以,我覺得<賽德克‧巴萊>好看,就是原住民的『勇士精神』。

 

(有些朋友或網友認為原住民很野蠻或落後,其實 , 不必以原住民 出草取人首級來斷定他們血腥野蠻 , 那是因為我們活在現代 , 假如你我是生活在原始部落的 , 狩獵是活下去的本事獵取異族首級是晉級戰功  ... 我認為,大家不要用自己的知識見地去評判原住民,原始住民在世界各地山林都有,他們有屬於自己的部落文化及歷史生活模式,更何況 , 他們還有自己種族生性特點....這無關對或錯也不必以先進落後來端詳,這是他們的原始群居部落的歷史文化軌跡啊。)

 

**電影<賽德克‧巴萊 >上下兩集故事大綱 :

1. )清領時期的台灣,漢蕃兩界。彼此對立,也彼此交易。但是自從日本以甲午戰爭戰勝國的地位進入台灣之後,為了得到山區的森林礦業資源,便以新式武器不斷對山地發動一波波的攻擊…

2.)莫那魯道,賽德克族馬赫坡社頭目之子,少年時期第一次出草,便毫無畏懼地獵下兩顆異族人頭,自此聲名大噪,在各部落之間均畏懼著莫那魯道的少年跋扈。日軍侵犯山地之時,莫那魯道雖與族人成功擊退過日軍,但最後仍在日軍的以夷制夷的詭計下,失去了父親及整個部落、獵場。

3.)莫那魯道年少的恥辱被壓抑了二十多年之後,整個賽德克族所生活的霧社地區,已經被日本人經營成了全台山地的首善之區,所有代表文明的學校、商店、郵局、訓練所,無一不能與平地相較。但是他們所相對失去的是成為一個人的基本尊嚴…男人們必須服搬運木頭的苦役,女人們要不被刻意找去日本家庭幫傭,要不就被日本人找去陪長官喝酒。所有的辛苦工作所應領到的薪資,總是被貪婪的山地警察給據為己有…而關於那些代表文明的建設,族人一樣也享受不到…


4.)一九三○年的秋冬交際之時,正是一切苦役最焦熱的時期,馬赫坡社裡的一對情侶結婚了,好不容易的一場讓族人忘卻痛苦的酒宴,日本警察卻來巡視,莫那魯道的長子達達歐莫那熱情地招呼日警喝酒,卻因手髒而莫名其妙地遭了一頓打,氣不過的達達歐莫那竟也協同兄弟巴沙歐莫那把那日警給打得頭破血流…自此馬赫坡社便活在等待日警報復的陰霾裡…


5.)幾天後,一群年輕人圍繞著莫那魯道,強烈要求頂著戰鬥總頭目頭銜的莫那魯道帶領他們反擊日本人…莫那魯道在延續族群及為尊嚴反擊之間思索良久之際,他無意間看見了圍繞在他身邊的這群年輕人的臉,幾乎都是白淨沒有賽德克圖騰的孩子…他再也不去思考族群延續的問題,他告訴年輕人們,他決定要帶著他們一起取得通過彩虹橋,面見祖先的資格…


6.)短短一天的奔走聯繫之後…隔日凌晨,各個部落獨自起義,幹掉了監視自己部落的駐在所,並且搶了許多的新式槍枝,然後他們集合前往正在霧社公學校舉辦一年一度的運動會會場上,當日本國旗伴著國歌緩緩上升之時,一群頭綁白布的起義族人從霧社街上、從會場的四面八方蜂湧而起,在場的日本人人頭一顆顆的落了地…


7.)日本人遭遇了領台以來最大的慌亂,馬上調動了幾千名的軍警聯合前往霧社討伐…賽德克的婦人們為了讓自己的孩子、丈夫能夠毫無牽掛地戰爭,於是就先行上吊自殺,男人們在臉上紋上賽德克的記號之後便不要命地與日軍搏鬥,使得日軍在反擊無力之下,開始以文明的方法執行著野蠻的手段:一方面違反國際公約,自天空中丟下一顆顆的毒氣彈…一方面又以人頭賞金的老方法,脅迫與莫那魯道敵對的部落一起加入討伐…


8.)時間已到,莫那魯道命令所有家族成員自盡,並槍殺了自己的妻子,然後一個人爬到沒人知道的懸崖邊,飲彈自盡…事件結束之後數年,莫那魯道的屍骨被找到…懸崖邊的天空浮現了一道為起義族人所預備的彩虹橋…

參考資料 來自 http://www.puli.com.tw/wushi/Wusir_1.htm

及網路相關資料和 電影<賽德克 . 巴萊>相關來源

 

預告片 :

 

 

坦白說.....我看完 <賽德克 巴萊上集-太陽旗> 就想看下集了... 如果兩集一併看完 , 這種震撼力一定很強大 !

畢竟 , 雖然不是原住民 , 但我也是台灣土生土長的台灣人 , 看到過去歷史祖先同胞為了對抗異國統治竟然這麼勇敢

我對原住民們的勇士精神 , 非常感動也很敬佩 !!  我很驕傲 , 他們能寬大包容我們一起住在台灣 !!!

 

=================================================

 以下摘錄  yahoo知識+

**<霧社事件>

 第一次霧社事件
 

【敬酒風波--近因】
日人為了遂行「理蕃事業」,在霧社地區大興土木,時時徵召原住民服勞役,不僅耽擱了山田農耕與狩獵期,更因為繁重的勞役,讓族人怨聲載道,並在一次婚宴時,莫那魯道長子-塔達歐.莫那向日警吉村敬酒,竟遭日警毆打,此一「敬酒風波」與繁重勞役,及比荷.瓦利斯和比荷.沙波的策動下,成了「霧社事件」的近因。


霧社群的族人長期對抗日人,有的部落勢力衰退、有的部落勢力強大,加上日人的撫育政策,有的族人默默地承受了外來文化,有的族人則依舊堅持民族尊嚴。這樣的文化與價值觀的衝突,使得發動「霧社抗日事件」之初,霧社群的十一個部落中,有六個部落加入了抗日的行列,而其他的部落、甚至毗鄰的族群,則處在是否參加抗日行列的抉擇糾葛裡。


【 莫那.魯道與其子率先發難 】

日治昭和5年(1930)10月27日為日本「台灣總督府」政府為紀念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被斃命於台灣而舉行「台灣神社祭」,霧社地區照例舉行聯合運動會。泰雅族賽德克霧社群(即德奇達雅群) 之馬赫坡、荷歌、波亞倫、斯庫、羅多夫、塔羅灣等6部落賽德克族人,趁霧社地區晚秋季節之破曉時分,當日人警察及其眷屬,尚在酣睡之際,由霧社群馬赫坡社頭目莫那.魯道首先發難。


莫那.魯道命令其次子巴沙歐.莫那潛入馬赫坡社內山之馬赫坡山取材地,襲擊日人警察,並命長子塔達歐.莫那潛入馬赫坡社警察駐在所,佯裝其父半夜生病,急需日警以提供藥品治療為理由,敲開駐在所之門戶,將日警及其眷屬格殺,藉比戰功,向霧社地區之泰雅族部落,宣告霧社群泰雅群人,反暴虐日人之統治之聖戰已經開打,終於是抗日志士群起嚮應,並分成數隊,切斷所有對外的電話線路,陸續襲擊各部落之警察駐在所,擄擭彈藥槍械。


【初嚐戰果】

獲得初步成功的抗日志士,群起沸騰,連年長者皆紛紛加入抗日陣營,事件主要策動者之一的比荷.沙波為使抗日陣線擴大,前往霧社群主力部落巴蘭社勸誘頭目率族人加入抗日陣營,惜未有結果。抗日志士分成兩隊,壯年組由塔達歐.莫那率領,埋伏在霧社公學校運動場附近山林間,目標是參加運動會的日人官吏、警察和其眷屬。老年組由莫那.魯道率領,潛在霧社分室後方之山林間,目標是霧社分室、警察駐在所、及霧社街區之日人機關及宿舍。


為獲取槍械武器,起義山胞首先攻陷霧社地區的13個警察駐在所,並縱火燒毀,獲得槍枝180挺和彈藥23037發。當時泰雅族霧社群起義六個部落族人1236人,具有戰鬥能力的壯丁356人,分為兩組,老年組由莫那.魯道率領,攻擊霧社警察分室及駐在所,壯年組由其長子塔達歐.莫那率領,攻擊霧社公學校之運動會場,當運動會場唱起日本國歌時,抗日志士發動攻擊,祗要是日本人,無論男女大小一律格殺,計殺死日人134名,殺傷26名,著日服台胞漢人及流彈誤殺2名。


【起義解析】

霧社分室是日人在霧社「蕃地」(今仁愛鄉境、面積約 平方公里,海拔介於500公尺至3600公尺之間) 的「理蕃」中樞,也是集行政、司法、教育、產業、衛生於一身的權力中樞,隸屬台中州能高郡,其下轄管二十四個警察駐在所,和十餘所「蕃童」教育所、農業指導所、養蠶指導所,交易所、公醫診療所等「教化」與「授產」的撫育機構。


為展現在霧社「蕃地」的「教化」與「授產」的撫育成效,日人藉紀念北白川宮親王斃命於台灣乙未抗日之役之「台灣神社祭典」紀念活動,以「振興學術技藝」、「獎勵體育」等運動及展覽活動,舉行霧社分室轄區之聯合運動會,此一活動為霧社地區一年中最重要之盛事,處在高山邊陲駐在所的日警及眷屬,亦藉此機會群聚於霧社。


抗日志士選擇日人舉行運動會及警備鬆弛之時機來發動抗日事件,係由莫那.魯道父子及部落勢力者之籌謀,透過周密的計劃和抱定必死的決心,其目的係要殺盡霧社地區的日人,藉此向統治者表達憤怒。


【日軍鎮壓--以夷制夷】

此一義舉抗暴事件爆發後,震驚全台灣,日本「台灣總督府」立即下令緊急調派台灣各地之警察隊與軍隊進攻霧社,台中州廳亦向台灣總督府請求派兵支援,除派屏東第八飛行連隊之飛機,飛來霧社山區實施偵察和威嚇飛行外,並調派台中、台南、台北、花蓮港之駐軍往埔里、霧社挺進,鎮壓討伐起義山胞。

29日早上八點五分軍警協同佔領霧社,臺灣守備隊司令隨即移駐埔里,臺中警察隊從東勢郡大甲溪方面越嶺奪回三角峰駐在所,使道澤群、土魯閣群無法參與反抗。並與附近之自狗、馬力巴等族群擔任嚮導、偵察等任務,埔里的平埔族人與漢人則被徵召為軍夫。


計並徵調1,563名台島漢民、平埔族人和泰雅族民充任官役人伕,他們從事道路的開闢與修補、架設電話線、修築警備橋樑、興建埔里梅仔腳飛機場,最重要的是搬運武器彈藥和後勤物資,而泰雅族民更被脅迫投入「以夷制夷」的戰役中。


抗日六部落族人退回各部落後,分成二線,塔洛灣戰線由荷歌社頭目塔達歐.諾干率領,馬赫坡戰線由莫那.魯道率領,31日與日人軍警部隊對決後,除馬赫坡社外其他部落都被日人佔領,反抗主力退到馬赫坡社,其餘散在各溪溪谷。等到11月2曰馬赫坡社被軍警佔領後,起事原住民完全退入山中,大部份退至馬赫坡、塔羅灣兩溪溪谷,利用懸崖絕壁的有利地勢與日方作戰。

5日,日軍臺南大隊在馬赫坡社東南方高地附近陷入苦戰,共有15名陣亡、11名負傷,死傷慘重,遂增派部隊配備機關槍、山胞、飛機,以精銳科技化武器進行圍剿再以空飄傳單心戰招降,脅迫未起義的山胞,並以飛機投擲「特殊彈」(瓦斯彈),致使起義山胞傷亡累累。更利用「以夷制夷」狠毒策略,挑起各族群之仇恨,並以提供賞金和槍枝彈藥為條件,威脅利誘道澤、土魯閣、萬大、馬力巴、白狗諸族群,組成「味方蕃」襲擊隊,協助日人軍警部隊的討伐戰役。


11月10日道澤群總頭目泰目.瓦利斯(Teimo.Walls)在立鷹牧場(今清境農場)附近的哈奔Habun溪(眉溪上游)溪谷中伏,被起事之原住民殺死,此事造成「第二次霧社事件」之誘因。


【退守馬赫坡岩窟】

陷入逆境的起事原住民,並未因日人軍警部隊的大肆討伐而懈志,許多婦女帶著幼兒一起上吊自縊,為的是避免耗掉有限的糧食,並且讓抗日志士無後顧之憂和日人周旋,日人以飛機轟炸,以「特殊彈」威嚇,以山砲、臼砲砲擊,以機關槍、曲彈砲射擊,形成火海,更脅逼「味方蕃」襲擊隊投入第一戰線去自相殘殺,退守馬赫坡岩窟之抗日志士,據天險和日人抗戰到底。


11月9日以後,飢寒交迫的抗日族人已經陷入了困境,日人也以食物誘捕老弱的族人;抗日志士有組織的戰線與作戰策略,皆被日軍擊破,因而改以游擊點狀突擊的方式,去對抗日人強大的兵力。不畏強權的抗日志士遁入馬赫坡岩窟建立據點,靠著野菜與馬赫坡溫泉礦脈,以取代食物和食鹽。

賽德克的泰雅人,堅信祖先是從巨木中誕生(即波索康夫尼Poso Kofuni),當面對死亡的煎熬時,族人選擇在巨木下自縊,讓靈魂歸向祖靈境界。因此抗日族人在對抗日人的討伐圍剿時,不是奮力作戰到底,就是自縊殉死。發動事件之初,抗日六部落的族人共計1,236名,至事件結束後的統計:戰死者85名、被飛機轟炸死者137名、砲彈炸死34名、被「味方蕃」襲擊隊獵首級者87名、自縊身亡者296名,其中自縊者佔死亡人數的46﹪。

【彈盡援絕】

到了12月初,整個對日作戰已經四十餘天,壯志未酬的勇士,已經陷入了飢寒交迫、彈盡援絕的困境裡;雖然日人軍警部隊從空中的轟炸與地面的砲擊也逐漸減弱,但地面部隊與「蕃人襲擊隊」已經逐步往馬赫坡岩窟逼進。


莫那‧魯道見大勢已去,帶領部份族人遁入內山。其妻巴幹.瓦利斯(Bakan‧Walis)在耕作小屋上吊自縊身亡,莫那‧魯道則槍殺兩名孫子後,棄屍於耕作小屋,連同妻子的屍體一同放火燃燒。然後帶著三八式騎銃,獨自進入深奧內山,在大斷崖持槍自殺。


【壯烈犧牲】

12月8日,日人為了向塔達歐.莫那為首的最後一批勇士勸降,脅迫其妹馬紅‧莫那攜酒進入內山岩窟,但志節堅定的塔達歐‧莫那不為所誘,與妹訣別並舉行「最後酒宴」後,唱起辭世訣別歌:「哈巴歐‧巴滋克(Habao‧Bokox,妻名)請妳在黃泉路上把酒釀好!莫那‧塔達歐(Mona‧Dadao,長子名)、瓦利斯‧塔達歐(Walis‧Dadao,次子名)、哈巴歐‧巴滋克!你們在黃泉等著,我很快的要去和你們相聚!………」然後交待後事,兄妹擁別,即與其他四名勇士,奔向馬赫坡內山上吊自縊,壯烈成仁,寫下了臺灣原住民抗日史裡悲壯的一頁。

此役日人出動飛機、大砲、精銳武器,及1,306名警察部隊、1,303名軍隊、1,563名官役人伕,軍警共戰死者28名、受傷26名;協助日軍的原住民戰死22名、受傷19名。在進行了為期四十餘日的圍剿討伐戰役後,始將事件剿平。


第二次霧社事件


【 保護番收容所襲擊事件 】

日人治理霧社「蕃地」後,土魯閣群、道澤群和霧社地區之所有原住民族群,同遭日人之極權統治,曾多次發動抗日戰役。霧社事件爆發時,此二部族的族人被日警制控,而失去加入抗日陣營之契機。


由於霧社事件日人討伐起事之六部落戰役時,日人使用「以夷制夷」策略,脅逼此二部族組成「味方蕃」襲擊隊,投入戰事,造成霧社各族群之間的仇怨擴大,但是因日本政府決定從輕處分霧社事件的參與者,道澤群在前任總頭目被殺的復仇心理,以及日警的默許縱容下,乃於4月25日清晨時分,道澤群的壯丁組成襲擊隊,分批攻擊霧社事件餘生者居住之西寶、羅多夫二收容所,被殺死及自殺者共216人,達到報仇目的的道澤群襲擊隊員,共砍下101個首級,提回道澤駐在所向日警繳功。此一「保護蕃收容所襲擊事件」被稱作「第二次霧社事件」。


【 強制移居川中島 】

為了防範霧社地區各族群之間的仇怨,造成日人治理上的一大難題,同時便於集中管理,昭和6年(1931)5月6日,日人將霧社事件298名生還者,強制移居到北港溪與眉原溪交會處之川中島(今互助村清流部落)。川中島位在北港溪上游區域,地形與氣候皆異於霧社原居地。抗日遺族匿居川中島後,時有瘧疾肆虐,抗日遺族陸續因疾病與水土不服而死,亦有因思念親人痛不欲生,因而自縊身亡。


對起事原住民懷恨在心的日人當局,暗中對遺生者展開秘密調查,昭和6年(193l)10月15日清晨5時許,川中島駐在所的主管等召集了83名男子及23名婦女,共計106名族人,聲稱將他們送往埔里街的能高郡役所舉行「歸順」儀式,並以汽車接送。


抵埔里街後,先行參觀了電力會社的措施,待送抵「歸順式場」,即能高郡役所內,一百多名全付武裝的警察將族人團團圍住,臺中州知事代理、能高郡守、警察課長依序進入,宣讀了「歸順」的宣誓文,然後由原霧社六部落的族人代表署名,並且在宣誓詞裡按了指印,隨即安排紀念攝影。


【趕盡殺絕】

嚴密的警備並未撤走,接著高井警部依名簿唱名,整個會場一片肅殺之氣,總共押走了23名族人。雖然日警宣稱基於調查的必要,祇是「留置」幾天而已;被押走的族人或是被釋回的族人,卻都深知日人的狠毒謀略,被押走的族人定是凶多吉少。

翌日,霧社警察分室亦藉舉行「家長會」之名,將霧社群巴蘭社、卡茲庫、塔卡南社之族人169名集結於霧社公學校操場,由霧社分室編成之「特別勤務隊」45名日警,在分室內外嚴密警戒。隨即將族人引進霧社分室之「蕃人集會所」內,警務部長以下郡首腦幹部逐次進入。能高郡守先是一番訓示,接著由霧社分室主任唱名,計有15名族人曾在霧社事件時參與抗日的行列。

雖同屬霧社群的巴蘭社部落集團,巴蘭、卡茲庫、塔卡南三社並未投入抗日的陣營,但此15名族人為了反抗日人的極權統治,亦暗中加入攻擊日人的隊伍,因此日警將此15名抗日份子逮捕,解送能高郡警察課。從川中島拘捕的23名族人,和自霧社解送而來的15名族人,以及積極參與霧社事件之一的荷歌社畢荷.瓦利斯,總計39名抗日份子,自10月17日起,被日警進行拷打與審問,間亦有以鐵釘將腳掌釘在木板,及纏上鐵絲的極刑。後未經司法程序,判處1年至3年的拘留處分。


其中一名塔卡南社的族人,在2月15日,從留置場解往刑場時逃脫至山中潛伏,日人派了大批警力前往搜索,並將其殺害。至昭和7年(1932)3月,餘下的38名抗日份子全部被極刑逼死於能高郡役所內,及埔里街梅仔腳日人公墓之荒地裡。後來日人官方卻發表此38名抗日份子皆因罹患瘧疾、腳氣病、腸炎等疾病致死。


【贈地行賞】

另外,為了不讓被遷居者有返回故鄉的念頭,日人將原屬霧社群諸部落的土地,藉「論功行賞」之名,分割贈給道澤、土魯閣兩群,以及同屬霧社群之巴蘭、塔卡南卡奇克等社。將土魯閣群(各社皆有,以Bulayau社為主)遷居至波亞倫駐在所附近,取名富士社,即今之廬山部落;道澤群(所屬四社各有一半人口被遷居,一半人留在原地)遷居至櫻駐在所附近,取名為櫻社,即今之春陽村,自此霧社事件及其遺緒始告結束。

參考資料 來自 http://www.puli.com.tw/wushi/Wusir_1.htm

及網路相關資料和 電影<賽德克 . 巴萊>相關來源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彎月摘星的皮可里

maggiehsu2728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