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在很多年前,我還是學生開始。

 

我和學校同學常玩到瘋了,天快亮了騎著小白從東海晨霧不見五指茫茫渺渺中繞下山。

(其實,我的家人及那時候的男友都不知道,我會在半夜和同學朋友們偷跑出去玩。)

 

夜遊玩到天亮的情形,斷斷續續持續很多年,一直到我畢業、工作,然後進入醫院體制工作,至今我偶而還是如此。

 

我會在晚上偷偷溜出去,天快亮時默默的回到床上。

 

夜晚會帶我出去玩的人,當然男女都有,男生多一些。但我們的關係並非大家想像壞的那種,我並不是隨便的人,更不是放縱墮落的人,也不會做讓父母師長蒙羞的事。(可,若我誠實告訴家人或當時男友:「我午夜要和某某男生外出一下..別擔心我們純粹去逛逛聊天喝茶..去吧喝點小酒聽歌..….」或說:「嗯我今天半夜要和某某女生去…..因為我們不想睡覺….」等等,就算我誠實說了誰會相信啊?!)

 

   太美。 有時看晚場電影,和好友們瞎混一下,就1點多了。聊不完的話題,但天又要亮了。

 

   太幽。 有時跑去彰化看整個大台中霓燈閃閃,聽聽好友們的難過,就3點多了。等等又要上班了。

 

   太短。 不管陪在我身邊的人是男生是女生.。就算一個男生兩個男生或幾個女生陪我,這就是未婚又單身的某部分生活。誰能管束住我。但不代表我不專情啊。

 

最近...某位朋友他說:「最重要的是  不要傷害到對方也可以說是傷害到自己」。他是在和我閒聊他的感情觀時,不經意的脫口而出。

    他的話卻不斷縈繞我心。

原來,他更怕他自己受傷。   而真實的我   並不是不在乎啊。

 

 

創作者介紹

彎月摘星的皮可里

maggiehsu2728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